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lin的网页

诗画篇篇,懂你懂我。笑声阵阵,你乐我乐!

 
 
 

日志

 
 

诗画评说 No.23  

2012-09-02 09:18:37|  分类: 诗画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画评说 No.23

——诗如其人

诗画评说 No.23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早就想说说laoshen的诗作,但又明知自己水平不行,怕遭到诗人们的热情讪笑,更怕让laoshen有苦说不出,就一直拖着,可心里就跟欠着laoshen多少钱似的,郁闷的很。

  今天下定决心,从《诗画斋》入手,聊聊laoshen的诗及人,像是掀开百宝箱的一条封条,至于这百宝箱中藏何宝物,就看laoshen愿不愿意给大家展示了。于是,就有了这期的评说。

    一、先清点一下laoshen为《诗画斋》所创作的诗词:

  至《诗画斋》388期,Laoshen已写各类诗词518首(完全可能差个一两首,以laoshen的“茶壶煮饺子”为准)。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从2008年11月19日至2012年8月22日的三年零九个月时间内,每不到3天(2.64天)就要写一首《诗画斋》的配诗!

  《诗画斋》可真是了不得——xiaolin的图片库深的不见底,laoshen的诗作也是随手拈来,这两位搭档是怎么凑的!?

  说laoshen作诗是“随手拈来”可不是瞎说:前几日在美晓萍的送别宴上,laoshen掰着手指头“痛诉”了他每天的辛苦,从每天早6点直至晚上11点,可谓马不停蹄,安排的满满当当,可这其中偏偏没有写诗的时间——莫非是插空看图后就可摇头晃脑的出口成章?还是晚上11点后大笔一挥即可成篇诗词?要不就是用xiaolin的照片哄逗双胞胎外孙女时,即兴而作,既作了诗,又培养了隔辈孩子的文学修养?……高人自有高招,也不是我等所能想明白的了。

  玩笑归玩笑,外人看来,laoshen为了《诗画斋》真可谓“呕心沥血”了。但每当说起此事,他却又不以为然,一曰兴趣爱好使然,架不住就得意这一口,美哉乐哉,沉醉其中。二曰《诗画斋》给了他一个平台和机会,使一生夙愿得以实现。

  Laoshen如此说法,并非言不由衷。想那laoshen本是自小爱好文学,但历史原因使其投身数学专业,虽后期跻身报业主编,却使其“多年以来,看惯了和看厌了官样文章,已没了动笔的欲望”(见《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571页《扎鲁特旗》 沈符民)。是《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使其重又操刀,是《诗画斋》使其放开手脚,重现神勇。

  可我一直不就明白,那xiaolin果真神算了得,咋就料定laoshen这口井也是深不见底呢?

  如此,《诗画斋》不“源远流长”也难了。

    二、再看看laoshen诗词的“分类”:

  据laoshen自己统算,他在《诗画斋》中所写的诗词可做如下分类:山水、四时、花草、园林、咏怀、海外、杂感、风云、古镇、山乡、自由体、特例、农家……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以下几点:

  1、文学底蕴与诗词造诣之深可略见一斑。

  Laoshen的诗词涵盖面可谓无所不包,不言而喻,这要是没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和诗词造诣是难以做到的。

  2、除了文学底子厚,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丰富的阅历。

   Laoshen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插过队,砌过墙,熬过糖,当过老师,坐过机关,写过文章。一介书生,只知奋斗,没有奢望。现已告老,颐养天年,身心健康。”(见《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571页《扎鲁特旗》 沈符民)正是在不甘“现已告老,颐养天年”之时,恰逢xiaolin找上门来,于是乎,眼前一亮,一拍即合!

“有感而发”是人都会,但经多识广,才会言之有物。

  3、磊落人生:

  真正的诗人,大都是坦诚之人。即使写再“隐晦”的诗句,其心已昭昭,更何况laoshen的诗,从不遮掩。爱则爱得深沉,爱得痴情,爱得满腔柔情似水;恨则恨得刻骨,恨得切齿,恨得一身冷若冰霜。

  统观Laoshen的诗,你会感到他在用心写诗,把自己人生的态度,全盘托出,一条爱憎分明的汉子,就矗立在你的面前。

  读懂他的诗,就读懂了他的人。

  三、laoshen诗的特点:

  我们都知道,好的格律诗和词可概括为八个字,即格高、情真、味厚、语工。做到了,即景、情、境都涵括了,“意境”自然就有了。但是作格律诗必注意其章法、平仄,填词也是“调有定句,句有定字,字有定声”,这无疑是个限制。

  我向laoshen请教此问题时,他的态度很明确:格律诗也要发展,也要变化,在变化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完善,从而走向新的成熟。

  其实,对任何文学形式,都要适应时代潮流,只要适合其内容,适合其体现思想感情的需要,形式上都可以做新的尝试,正如五言、七言取代四言、六言,长短句盛于格律诗衰落之时一样。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尝试,只要读起来上口、易记、易诵,不仿谈化平仄,韵脚只在四、六押韵,而不必二、四、六押韵……词的发展要更自由、多变……这样做,放宽了作格律诗和填词的旧有规则,能更方便、更充分地表达思想内容,也不会出现以文害意的情况了。当然,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我总说,laoshen的诗的特点是朴实无华,说的是,他能运用朴实的词句和表现手法,精细推敲“炼字”,以表现出寄托诗人情感的物象(xiaolin的图片)综合起来构建的让人产生想象的境界——意境;说的是他遣词用句不堆砌、不晦涩,更不会因“格律”而“自改”、“自创”早已约定俗称的字词而已。依我看,这是“大智若愚”,是摆脱束缚,更上一层楼了。

  试举古来有名的两例:

  相传,北宋文学家苏东坡与他的妹妹苏小妹及诗友黄山谷一起论诗。小妹说出:“轻风细柳”和“淡月梅花”后,要哥哥从中各加一字,说出诗眼。苏东坡当即道:前者加“摇”,后句加“映”,即成为“轻风摇细柳,淡月映梅花。”不料苏小妹却评之为“下品”。苏东坡认真地思索后,得意地说:“有了,‘轻风舞细柳,淡月隐梅花。’”小妹微笑道:“好是好了,但仍不属上品。”一旁的黄山谷忍不住了,问道:“依小妹的高见呢?”苏小妹便念了起来:“轻风扶细柳,淡月失梅花。”苏东坡、黄山谷吟诵着,玩味着,不禁托掌称妙。试想,如果是“八月秋高风怒号”,细柳梅花则不堪一击,只能是败柳残花。其实这个“扶”和“失”字,好在不仅抓住了景物特征,从根本上说,它创造了一种和谐朦胧的美妙的意境。

  王维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中以“直”状烟,看似无理,然而只有“直”字方能使烟具有挺拔、刚劲、坚毅的阳刚之美,方能与塞北的“大漠”、“孤烟”这种阔大、雄浑和苍凉的境界形成一种和谐之美。

  这之中,哪有什么堆砌、晦涩之词?然而却能以字结合全诗的意境,构成全诗的线索,全诗的感情基调、全诗的思想,正所谓,“因文识象,由象悟道”。

  真的希望xiaolin和laoshen不仅能用《诗画斋》这个栏目,创出一片新天地,更希望……

《诗画斋》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说了半天,为什么没拿出一首laoshen的诗句来说说?说实在的,是不敢。虽说都有所指,但拿出来的不是laoshen所爱,反为不美。还是请laoshen拿出几首他心中所喜爱的诗词,从“看图说话”的表现手法、意境等方面给大家讲解一番,岂不更好?

  又:这篇《评说》,竟拖拖拉拉的写了近十天,结果还是蜻蜓点水,草草收场,方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的道理。一不小心上了“贼船”,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诗画评说 No.23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Tengqin

2012年9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