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lin的网页

诗画篇篇,懂你懂我。笑声阵阵,你乐我乐!

 
 
 

日志

 
 

《诗画评说 No.17》  

2012-05-11 20:25:52|  分类: 诗画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画评说 No.17》

——浅说2009年10月底——2011年3月初期间

(之二)

 

大家好!

上期《评说》说到xiaolin在这段非常时期,很大程度上独挑《诗画斋》大梁,几乎是一口气写出了20多首古诗词,诗词之美,不逊其美图。真乃名副其实的一位全才女侠——也就是上一期说到的第一点:xiaolin大胆耍双剑。

今天我们要说第二点:laoshen潇洒玩自由。

我统计了一下,laoshen在2009年10月31日,到同年12月21日的50天之内,竟然一口气在《诗画斋》中写了12首自由体诗!

我琢磨着,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laoshen已向xiaolin请好了假,估计说是这些日子,静不下心来,让xiaolin上古体诗——“腾地方”的苦心苍天可鉴。第二个原因,则是他可以不再受古诗词的格律束缚,不受《诗画斋》三天一发布的挤压,可以彻底自由散漫一回。看着美图,只要心中有情,就可来个长短句,以抒胸怀。但总的来讲,“大背景”只是原因之一,主要还是偷懒。

早在2008年,laoshen的自由体诗《写给“826”次列车》曾感动了多少知青,现在让咱们来看看laoshen新写的自由体诗吧:

(上一期我就说过了,我不敢对自由体诗评说什么,但对laoshen的自由体诗却能说上个一二,为啥?可能因为我从不夸他,我说什么他早有预料。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他是在《诗画斋》里发布的诗,不是在什么官办的刊物发表的诗——不为名利,只为抒发心中的诗情。我也是只谈“诗情”,不问其他)

Laoshen为人热情厚道,是所谓古道衷肠的人。凡这样的人,爱思索、爱瞎想、爱做白日梦。不信,你看:

诗画斋发布NO.119 

《诗画评说 No.17》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翻过又打开的

是这张图片

打开翻不过的

是心中的梦幻

 

那静谧的一抹青绿

那无声的一片蔚蓝

那跳动的几点霞光

那隐约的几缕烟岚

好像梦幻中的天涯海角

又像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多想远离尘世的喧嚣

多想远离都市的纷繁

在这醉人的秀色里

让心得以片刻的安闲

哦 我的思绪

飞向了画中 梦里 天边

 Laoshen

2009年12月4日

 

Xiaolin的这幅图片真绝了,这要是我的一幅照片(当然照不出来了,呵呵),我肯定得通过后期,力争把它处理的更明亮、通透。当然,那也就成了一幅“明信片”式的风景片,视觉一目了然,但深邃感和梦幻的意境就都没有了。这可能就是摄影人和照相者的区别所在吧。

Laoshen这首诗的头四行:

翻过又打开的

是这张图片

打开翻不过的

是心中的梦幻

如果你正在看这幅图片,就会不由自主的顺着诗人的词句,步入“梦幻”之中——那……那……那……那……好像……又像……

接着,就抒发了诗人的感慨——多想……多想……

哦 我的思绪

飞向了画中 梦里 天边

Laoshen指挥着你,向浩渺的天边飘去,似乎要让你的梦永远的做下去,做下去……

 

这首诗和这幅图就这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它达成的意境,你说是因为图美还是因为诗美所致?

值得称道的是,laoshen在这首诗中,巧妙利用了汉语的节奏和韵脚,特像是古诗词里的词牌。让人读起来跌宕起伏而又不失华润。

 

当然,就这首诗就得出结论,现代诗人都爱做白日梦,那是过于武断。此说法只适用于laoshen的这首诗。呵呵。

 

我们再来看看《诗画斋》106期吧:

诗画斋发布NO.106  

《诗画评说 No.17》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春风中,

你是一片温馨。

秋色里,

你是一种坚韧。

在我眼中,

你就是年轮,

你就是岁月,

你就是诗一样的青春。

啊,白桦林!

我心中的爱情,

我心中的梦想,

我心中曾经的追寻……

Laoshen

2009年11月6日

 

先说说这幅图片吧。

拍摄白桦林的人挺多,尤其是这几年,因白桦林成了去东北插队和兵团知青的宠物,拍摄白桦林就更时髦了。说实在的,拍的好的不多,我觉得要体现什么表达的不清楚。其实,主要是这种树,形态“不典型”,不易让人给以明确的“性格”(不像松、杨、水杉,以致野杏树那样容易给它“定性”。这只是我个人对拍摄白桦林的说法,喜爱白桦林的插友们别生气啊)。那么,xiaolin的这幅图片是如何拍摄的?laoshen又是如何“使用”它(图)的呢?

Xiaolin这幅图,用的是以点带面的办法,前景用一簇树,后面是一片。树上的干支和几许黄红的树叶,清楚的表明了季节,典型的野白桦的树形和白色的树干清楚的说明了这是深秋时节的一片野白桦树林。

作诗的人,都有话不直说,其中一种办法,就是“借物咏志”。显然,laoshen在这幅图片面前,也只能如此了。但“咏志”取向却各有不同。比如这幅图片,雄才大略者会赞叹白桦树寒冬来临之际不屈不挠等来日再看,贞洁烈女会赞叹其不论身处何处,永葆身躯清白……

而laoshen在此仅仅用了十二行文字,却感叹了青春的逝去:

……

啊,白桦林!

我心中的爱情,

我心中的梦想,

我心中曾经的追寻……

有些出人意料,却也恰如其分。

而xiaolin的这幅白桦林图,因此也充满了惆怅、怀旧的暖暖的人情味。

 

有人会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想说,laoshen这位稳重持重的诗人,和咱们一样,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呢!呵呵。当然,就这一首诗,就说作诗的人作诗时有话不直说,更是不对头。还是让laoshen来担着吧。

下面,就请laoshen来说说:

你认为古诗词和现代自由体诗,哪个更适合情感的表达?为什么?

 

这里要向xiaolin道歉了,我觉得《评说》有点背离了《诗画斋》的“故事”、“心情”和“意境”的原意了。加点“话说”……“且听下回分解”等,《评说》就成了评书了!实在是不雅。

不过,还是想听听xiaolin对laoshen自由体诗的评价(要说实话啊)。

 

有请二位斋主上场吧!

 

Tengqin

2012年5月11日

  

也说“潇洒玩自由”

 

主持人上期剑指xiaolin,大夸“女侠”,这期却把火力对准了我的自由体杂诗,虽然定性为“潇洒玩自由”,却外加“偷懒”两字,而且“主要还是偷懒”。哈哈!

坦白地说,本人写东西是比较懒,尽写简单的、容易的,较为难写的诗词,便“知难而退”。我给诗画斋配的诗,包括自由体诗,都是简单易写的,因为难的、复杂的不会写,写也写不好。不过,懒虽懒,却不偷懒,而是挤时间写,很勤奋呢!我想,主持人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他从不夸我,说几句“爱思索”、“爱瞎想”、“爱做白日梦”就算是夸了。

至于我为什么忽然“潇洒玩自由”了,不是偷懒又是什么,说实话我也说不明白。有时想法就是一闪念,忽然想写两句自由体,就写了,就收不住了,一写就是十几首。忽然又没词儿了,潇洒不起来了,就又回到了古诗词。随心所欲,没个准谱。如果一定要寻找原因,大概就是我一直很喜欢自由体诗,时不时的就想起它。再加上自由体诗比古诗词束缚少,比较奔放,易于表现“火辣辣”的感情,难度也比写古诗词小。要说明的是,我只喜欢传统的自由体,那些现在文坛上获奖的“梨花体”、“羊羔体”之类的“新自由体”不在其内。

另外,我对我的这两首自由体诗也要说上两句。主持人的评说虽然很精彩,很有水平,但总是话外有音,有诱导别人瞎猜之嫌,所以我得“拨乱反正”。

我要说明两点:第一,第一首的开头有点“模仿”,写这首诗时我脑子里涌现出了另一首诗:“放下又拾起的,是你的信件;拾起放不下的,是我的忆念。”这是我很早读过的臧克家的诗句,多年没有再读却突然想了起来。第二,第二首诗的大胆是源于我对白桦林的想象中的情感。早年低吟的俄罗斯民歌和我不少兵团朋友的经历让我感从心生,为他们的青春而歌唱。我当时也觉得过于“奔放”,可是又觉得羞羞答答的无法表达这些人对白桦林的感情,所以责任战胜了面子,顾虑被抛弃了。

最后再说说“潇洒玩自由”。我想,与其说这是主持人对我的谬赞,不如说是主持人对我的点拨。潇洒是一种豁达、睿智、快乐的人生态度,可惜我很少潇洒,也不太会潇洒,认死理儿惯了,太把事儿当事儿,不会“放下”,甚至有点迂腐。看来今后得学着点,时不时的潇洒一回,也不负主持人的一片苦心。

希望主持人继续“点拨”噢!谢谢了!

 

Laoshen

2012 年5月11日

 

再说自由体诗歌之自由

 

    《诗画评说》不单没有背离了《诗画斋》的“故事”、“心情”和“意境”的原意,而且加点“话说”……“且听下回分解”等,更增加了可读性,大家边读边乐,在笑声中思考,实为大雅!

话归正传。

古体诗词的格律、平仄、韵脚,都在折磨着写作者的神经,一边是丰富情感的抒发释放,一边是小心谨慎的按照古人的发音挑选字词以符合音律,纠结啊!

自由体诗则大大解放了写作者的神经,毕竟是现代人吟唱现代的诗歌,音韵自然天成,抒怀一气呵成,押韵即可。

被束缚如古体诗词,有种精致、穷究、觅古的感觉。被解放如今体诗,或大气磅礴云蒸霞蔚、或涓涓流水如泣如诉总之可以淋漓尽致收放自如。

我喜欢自由体诗,写来尽兴,读来易懂。我也喜欢古体诗词,品来如陈年普洱,回味绵长。如果自由体诗和古诗词都能写出精品,立意深远,挥洒自如,达到自由王国之境界,如沈老师和空山老师,那可是需要相当深厚的文学造诣以及诗外的人生阅历,非一日之功啊。

仔细琢磨这诗词创作,不论是古体还是自由体,是知难而退,抑或,知难而进?我的决定是,潜心学习。

 

Xiaolin

2012年5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