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lin的网页

诗画篇篇,懂你懂我。笑声阵阵,你乐我乐!

 
 
 

日志

 
 

《诗画评说》NO.25  

2012-12-07 10:07:53|  分类: 诗画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画斋》与怀旧情怀

大家好!

今天和大家聊聊《诗画斋》与怀旧情怀。怀旧?......

其实,我早就想就此话题写点儿感想,无奈就个人来讲,似乎可怀旧的很多,却不知应该展望什么,情绪不太“健康”,就迟迟没动笔。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诗画斋》连续发布了十篇“怀旧篇”(389-398),诗图皆美。而且还有《诗画斋》的老朋友空山一路跟和,更有sanpi、dapu、偶然草、小可等出手展现不同风格的诗篇,令人接应不暇。看来,“怀旧”之人众多啊!这十期《诗画斋》,无论是画还是诗,都清新不沉重、朴实不华丽、深沉不轻浮、辩思不妄谈。我赫然领悟,原来昨日就是今日之怀旧、今日就是昨日之展望,而不管你的展望和期望是什么,今日和明日照旧会翩翩而来。

大家都知道《诗画回眸》有一个版块叫《诗画回眸》,它基本是以题材为脉络,分类集合回顾已发布的《诗画斋》。两位斋主之一的laoshen是这样评说的:“《诗画回眸》就是一种敝帚自珍的表现,不完全是为了提高,更多的是珍惜。”我想,重要的是让博友能更方便、更“过瘾”的欣赏《诗画斋》吧。而我说的怀旧情怀,不是划分类别,而是指《诗画斋》情感的流露和体现。

 

我们从《诗画斋中》389-398随手抽出几篇来看看吧:

诗画斋发布NO.389  

北京纪实·太学孔庙(一)

《诗画评说》NO.25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七绝  老街

老街新貌喜来观,一别匆匆几十年。

古木红墙金字匾,遐思几缕到从前。

Laoshen

2012年8月26日

 

和七绝

沿街古树早春鲜,槐荫花香伴少年。
   夹路红墙停轿马,管他大小与皇权。

空山

2012年8月26日

古香古色的国子监牌楼,牌楼前停着两辆轿车,这张图片本身就是故事。再看laoshen和空山的七绝,则是“各抒己见”……

 

 诗画斋发布NO.393  
北京纪实·安定门城楼旧址

《诗画评说》NO.25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江城子 观图有感

一桥飞架旧城东。势凌空,四方通。可怜安定,片瓦去无踪。虽是高楼遮望眼,思故址,更情衷。

注:图为曾经的安定门城楼旧址,今日的二环路立交桥。

Laoshen

2012年10月7日

 

和一首

 二环车浪涌西东。立交重,尾灯红。故城安定,昨日尚威风。长叹桥头怀旧迹,楼已去,不相逢。

空山

2012年10月7日

 

和一首《江城子》

    当年飞峙北城东。箭楼拥,拱神京。而今安在?纵目已无踪。也许心潮澎湃日,能复建,显雄风。

dapu

2012年10月10日

这张见不到安定门城楼的旧址的图片,图中浩浩荡荡的大街和记忆中的安定门城楼怎么也和不到一起,我想起了“割裂”这个词。不说三位诗人的感慨,老酒的评论更让人心里瓦凉瓦凉的:“我想,后人们见到此图时,不再会有诗人的感叹了。”——我们失去的仅仅是北京的老城墙吗?

 

诗画斋发布NO.394  

北京纪实·北海剪影(一)

《诗画评说》NO.25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七绝  小船

轻歌一曲忆华年,皓首童心唱小船。

岁月如梭人已老,牵心总是旧时弦。

laoshen

2012年10月13日

 

七绝

绿树红墙双桨荡,歌声萦绕水天蓝。

如梭岁月常思忆,白塔依然皓首添。

空山

2012年10月13日

 

 轻舟鼓棹泛波光,袅袅歌声绕耳旁。

岁月悠悠思往事,一汪碧水注心房。

可儿

2012年10月14日

 

北海公园有着我们多少故事?清清的湖水、绿色的游船、皑皑的白塔、鲜红的领巾……它给我们留下的是纯净的近乎神圣的回忆。“岁月如梭人已老,牵心总是旧时弦。”怀旧之情,弹动了我们心中依旧柔软的心弦。

 

什么叫怀旧?说白了,就是缅怀过去,就是怀念往事或故人。怀旧就是一种情绪,旧物、故人、老家和逝去的岁月都是怀旧最通常的主体。而近些年,插队和兵团岁月又都成了怀旧热门。

怀旧,很多人不屑一顾,好像这种情绪,就是一支镇痛剂、麻醉剂,或是一种减压方式。它虽然可以抚慰喜新厌旧的本性带给人类的煎熬,但就像从一种痛苦的地方去一种悠闲的地方放松一样,久了,就会经常去放松,慢慢成瘾,无法自拔成为一种病态怀旧。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无旧可怀,那才是最悲惨的,因为肯定是他的脑袋出问题了,过去的事,通通不记得了。如果不是,那就是有意“忘却”、掩盖、歪曲过去,那样的话,还不如脑袋真的出了问题。

目前盛行的对怀旧的“批判”,多是吹鼓手、抬轿子的不可自言其说,只是一股脑的维护。有人感叹:现在真不如以前活得那么舒心,那时没有失业和就业的压力,大家的生活水平都差多......一些专家学者就会赶紧站出来说:这是对改革事业的责难、反感,是对进步的历史变革持形而上学的态度,这是“怀旧”者在思想方法上的特征,他们的“怀旧”情绪本质上是一种倒退思潮......好像“怀旧”者这样想、这样说,就是要回到改革开放前的“昨天”。

其实,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历史上任何一个大的社会改革,都要从根本上改变该社会已有的利益格局。比如我们国家的改革,在人治和计划经济体转变为法治和市场经济体制后,人的主体意识更加觉醒了,公民的平等权利观念更加增强了,竞争机制所激发出来的独立自主的个人创造性更突出了,这是大好事,但是由于体制改革的不彻底,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使得少数“利益集团”掌握了大部分国家资源,“公仆”高高在上,贪污腐化登峰造极,这怎能不使人们产生对当今社会极端个人主义思想泛滥、集体主义精神泯灭、腐败现象普遍的感叹?不可否认,“复辟”者确有人在,但更不可否认的是,老百姓的“怀旧”,是对改革大业过程中所产生的诟病的不满,应引起执政者的惊醒和自责,而不是把它们划到“复辟”者一边。谁都心知肚明,中国改革大业的抵触者,恰恰是“利益集团”和高官,混淆视听的,都是那些御用专家和学者——怀旧者何罪?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当然,我们也反对只沉湎于怀旧,应该是从“旧”中寻找阻碍社会正常发展的沉疴与教训,不断总结出本民族历史中有关制度及文化的深切感悟。

至于知青们总愿意“怀旧”,简单的说,因为那里是他们的青春所在,那里有着太多的别人难以理解的患难之交,那里有着他们从幼稚到成熟的惊愕和阵痛。我相信,知青们从这些“怀旧”中(只要不欺骗自己、不欺骗大家),得到的更多的是睿智的认知和豁达的胸怀——无论是对人生还是历史。

特别要说明的是,把《诗画斋》389-398期定义为怀旧篇,只是我个人的说法,并未征求两位斋主意见——当然是怕不同意喽,呵呵。其实,按照我的说法去界定《诗画斋》的怀旧篇,远不止这些,只不过没有像这十篇一样集中发布就是了。

 

Tengqin

2012.12.07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