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lin的网页

诗画篇篇,懂你懂我。笑声阵阵,你乐我乐!

 
 
 

日志

 
 

《诗画评说》NO.4  

2011-12-16 19:58:44|  分类: 诗画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看图说话”——答Tengqin领导问

laoshen

 

《诗画评说》NO.4 - xiaolin - xiaolin的网页

 

   很久没有写文章了,一是杂事缠身,静不下心来,二是没有什么可说的话题,想说的不能说,能说的不想说。要不是Tengqin将了我一军,还真不想写什么文章,写几首小诗聊寄雅兴,权当自娱自乐,挺好。

   Tengqin主持的《诗画评说》出炉,逼得我不能不“拨冗”写点什么。人家为《诗画斋》增辉添色,要是光说谁都能说的感谢的话,不念点“真经”,也太不够意思了。我知道,真正的感谢是“从命”,有问必答,而且是诚实的回答,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当然,它的客观作用,也是我希望的,就是通过“问答”能活跃讨论,让我们一起在欢快轻松的气氛中探讨摄影和诗词,领略艺术带给我们的享受。

 

    一、我的“自白”

   说实话,《诗画斋》开篇这首诗我自己也很喜欢,尽管它不是格律诗,尽管它存在着写诗的“大忌”。

   我喜欢它的原因是,它不受羁绊,无拘无束地表现了一种诗意的情怀,留恋中有坚强,凋落中有豪放。孤芳自赏也好,敝帚自珍也罢,我明明知道它有缺憾,也没想过修改。

   坦白地说,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幅照片的背景是汽车的后备箱,就以为是空中飘落的两篇枫叶,背景是广阔的天空和几丝淡淡的云。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两篇枫叶牵手相别和那述说风流般的嫣红之色,所以才有了“难舍春夏难舍秋”、“嫣红如血说风流”之句。要是我知道背景不是天空,《诗画斋》开篇说不定就是另外一首诗了。哈哈!

 

   二、我和xiaolin的合作

   认识xiaolin是在826的博客上,她的博文《说说知青话》拉近了列车乘客和她的距离,也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后来,我在《诗友会》活动中写的诗得到了她的赞赏,于是她希望我给她相册《秋韵》中的照片配诗,我也就自不量力地写了几首。后来发现诗配画的形式不错,就开办了《诗画斋》。

  《诗画斋》中配诗的照片都是我从xiaolin相册中自选的,哪张能让我产生灵感就写哪张。写前从未与她交流,怎么解读就怎么写,好在还没有太大的偏差。

   我不太会写古诗,真正钻研格律是在加入《绿云轩》以后,刚为xiaolin照片配诗的时候还真是不谙音律。记得和她在网上交流的时候,她为我给博友留言的一首诗《蝉韵》“炎夏听蝉鸣,独步柳径行;鼓噪成幽韵,谁解其中情?”改成了绝句“无风蝉自鸣,小径踏歌行;吟咏知何韵,夕霞正抒情!”才知道人家早年真正研究过格律,弄得我好不好意思!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好硬着头皮写下去。用xiaolin的话说,我是被“逼上梁山,挤出辉煌”。当然,“辉煌”不过是让我再接再厉罢了,我明白。

 

    三、我对“看图说话”的理解

   我称自己在《诗画斋》的配诗为“看图说话”,主要是说诗应该是对“图”的解读,两者要力求意境吻合,而不能“两张皮”,各表一面。作为单独的一首诗,可以任意表现,但作为《诗画斋》的配诗,就要有“主次”和“唱随”关系。照片是主角,诗是配角。一首诗写得再好,如果与照片表现的意思或意境不一样,也不会有好的效果。试想,如果《诗画斋》的配诗是从唐诗三百首中摘选,效果会怎样?

  “看图说话”不但要诗画吻合,还要力求简洁明了,朴素流畅,耐人寻味。这也是我苦苦追求的境界。当然,让我写一首长词“沁园春”我也写不出来,但那是另一回事。

   我把写好的诗发给xiaolin,由她把关,也曾征求过她的意见。她也认为平实、朴实才是上品,不见得写得古怪伶仃的净是生僻字眼就叫古诗。古典诗词也要与时俱进的发展,写出现代格律的精神。

 

   四、《诗画评说》 NO.2 给我的启发

   《诗画评说》NO.2贴出后,不出所料地得到了大家的好评。

   网友二条评论道:“棒极了!Tengqin对诗画斋第一期画面的诠释很到位,特别是对‘简洁就是美’的提法非常精辟,我也有同感。”“ 今天又发现,Tengqin的‘评说’水平相当高,我想其原因之一是,得利于他也是‘业内’人士,他懂得摄影,很有造诣,‘评说’就很到位,加之分析能力和文字功夫也相当了得,这篇‘评说’就是见证!由他主持“评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篇文章也给我很大的震撼,除“简洁就是美”的论断外,他对照片的观察,对图片的主题、构图、曝光(色温)等一系列的问题的理解,都是我虽可望而不可及但仍需努力学习的。在《诗画斋》的评论中,我常常发现一些我不曾观察到的细节、我没有体会到的意境,这就是《诗画斋》得以健康生长的营养。特别希望在Tengqin的主持下,《诗画评说》成为《诗画斋》成长的一片沃土。

   我是认真地回答了Tengqin领导的提问,不知能否及格?好在本人心宽,什么话都能承受得了。当然,为了这么好的《诗画评说》得以继续,必须承受,值得承受。哈哈!

 

                     2011年12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